星期五的晚上7:30 pm,辦公室只剩下我一個人,To do list 上還是有一堆未完成的事項, 可是配合廠商都下班了,我一個人加班有甚麼用? 進度全卡在配合廠商手上,週末的夜晚突然覺得不知道怎麼安排自己。一股無名火從胃直竄胸口。

“喂~~你在幹嘛?"撥電話給我那位Gay友。每當心情不好時第一個想到的就是他。
“我昨天搬東西腰閃到了,剛看完醫生,待在家休息。” 聲音聽起來像剛睡醒,隱約中聽到打哈欠的回音。
“ 怎麼了? “ Gay友以他那敏捷的第六感可能覺得怪怪的,問。
“………………” 不知道要講怎麼講,介紹產品我很會,講別人的八卦我很行,可是講自己的事…..聲音會卡在喉嚨裡,出不來。

“好啦!等下9:15在紅樓的XX見,見面再說吧!"還是一樣的貼心,善解人意。雖然閃到腰了還是願意馬上出門陪我這個還搞不清楚為啥生悶氣又講不清楚的笨蛋。

一到紅樓xx,Gay友的男友R坐在本已經不大的店裡的吧台邊。旁邊的椅子上放了一個八吋大的D2巧克力蛋糕說是要慶祝情人節。正好,我也帶了一瓶J.E. Assemblage Red,答應要給這些之前被一些號稱名牌歐系的紅酒嚇過的Gay友們喝看看。正好可以配巧克力。

“ xxx一打電話給我說妳心情不好,我就去買了一個蛋糕,跟我們一起慶祝情人節吧! 還買了妳最愛吃的老天祿滷味"指一指吧台上一個白色的袋子,裡面有我最愛的豆干,豬血糕,海帶和雞翅膀。沒有雞爪子,貼心的他們知道我最怕吃雞爪子所以沒買。

曾經,有一個男生約我看電影時會先將票和老天祿滷味買好,等我出現。但是,在漆黑的電影院中隨手抓的竟是雞爪子,那天啃得我好辛苦,也不敢再把雞爪丟回去。結果整個晚上只啃了那隻雞爪,也不知其他還有甚麼……..電影看完後就自己搭捷運回家。兩個人連一杯咖啡也沒喝。有種被對方急著趕回家,他好趕去赴下一場約會的急迫感。那也是去年夏末秋初我們看的最後一場電影。所以我討厭雞爪子。

吃了半包海帶,五塊豆干和一根雞翅,加一杯冰冰的GinTonic後,Gay友出現了。
他為了她特意排隊買了網路爆紅的D2巧克力蛋糕,她為了他買了一大罐的八仙果保護喉嚨。(R的職業需要不停的說話…..)而當時的我在現場,有一點多餘………

我也是第一次喝到J.E. Assemblage Red,偏向法國釀酒技術的混釀酒,酒標沒特別註明單一品種。醒酒30分後,第一口,咦~怎麼有牛的味道? 還是前一杯的Gin Tonic影響了味覺?

Gay友也輕缀的一口,"有牛奶味…..”。
R是屬於喝威士忌烈酒派,紅酒幾乎不碰,直盯著紅酒杯說”好漂亮的紅色,跟我看過的紅酒顏色都不同。這種紅…..不會講ㄟ,很特別。"

可能是酒醒得不夠久,再等一等。

“Stephanie,情人節有收到禮物嗎?"Gay友突然問。
"嗯!阿、舍、乾、麵!"非常驕傲的回。
"聽說網路上訂貨要排三個月呢!"補充說明這包麵特殊的價值,企圖扳回一些面子。
"是喔~就這樣,沒約妳啊?"冷漠的語調中帶有一點同情。
"別想太多,那是他訂太多,吃了一個月吃不完剩下的,並不是特別為了我去訂的。"算了,面子值不了多少錢,招供吧!
“就是那個看電影買老天祿雞爪子的同一個男生。所以,你覺得咧?”
“喔!"終於閉嘴了。Gay友大概也猜出我今晚想發洩的情緒的源頭了吧!

每一次喝葡萄酒,就會說實話,所有掛在身上的防護罩會隨著微醺的程度一層一層蛻去。才喝兩口Bio,魔力已開始發酵。Bio的酒,要慢慢的喝,它的香味可持續三~四個小時不會散退,味蕾可體驗出各種不同層次的想像。一瓶結束後,腦中出現的畫面是”飄"的最後一幕,郝思嘉對著緩緩升起的太陽,勇敢的對自己說:“Tomorrow is Another Day!”
情人節禮物: 八仙果+ D2 巧克力蛋糕+ J.E. Assemblage Red

http://9030.realmedia.tw/Images/drink_900.jpg

創作者介紹

Story of Wine

storyofw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