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瓶酒喝起來不會像其他的酒那麼澀喔!" 朋友B的婆婆喝了兩口我帶去的2007年Shiraz之後的評語。
" 是啊! 有機的喝起來比較爽口" 並不想在家庭聚會的場合中提太多被誤為是促酒小姐。
"那你酒到台灣之後我跟你買一箱" 一如往常,豪邁的性格不變。
" 恩,好啊!"

幾乎只要一碰上逢年過節,B 一定會拉我去參加她婆家的家族聚會。今年的父親節也不例外。每次聚會餐桌上都少不了酒,B 的婆婆更是酒國女英豪,當天喝了紅酒、啤酒、威士忌再加兩大碗紅豆湯。每一次B的婆婆一喝開之後就會告訴我們這些晚輩當年她是如何應付她那英俊又多金的花心老公。

" 厚~ 我跟你們說,他早上出門穿的內褲是三槍牌,晚上回來變宜而爽"。(台語)

"................."真的不知要怎麼接下去。酒杯舉起,"阿母,吃菜吃菜,喝酒喝酒......"

只見B 的公公露出微微的笑容,話不多。很難想像眼前這麼靦腆的男人花心的一面。

每一次有酒的場合,總是會聽到很多故事,不論是聽朋友說還是敘述自己的,那些深藏在記憶中的事件隨著微醺的氛圍緩緩流出。

有時後我會相信,喝了酒的人所說的話比清醒時還真實..........

http://9030.realmedia.tw/Images/drink_900.jpg

創作者介紹

Story of Wine

storyofw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