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只要一提到Biodynamic wine,首選大部分都是來自法國,西班牙等產區的酒。必竟歐洲推有機酒也將進30年的歷史了。

KOYLE 小紫花酒莊是智利的自然酒............

智利有自然酒???? 這個國家的產區不是被有錢的法國和美國酒莊搜購,生產價格不斐的葡萄酒。要不就是便宜到可買來取代礦泉水喝的葡萄酒。

智利有生產"自然動力法"的葡萄酒??????

moon  

智利很遠,飛到台灣加上轉機的時間至少35小時。但 KOYLE酒莊莊主的大兒子還是飛到台灣來見我們了。

詳談之後才發現酒莊的來頭不小,是智利19世紀葡萄種植和釀造技術先驅【Undurrage恩圖拉堡】的第六代退出股份後另外於中央谷地的Los Lingues購置800公頃的土地,以自然動力法一邊養地一邊種植80公頃的葡萄園。

Los Lingues處於安地斯山腳下的空加瓜高地(Alto Colchagua),地勢陡峭高聳,雖然排水性佳卻需人工照料,沒有阻隔的天空灑下充足的日照,這裏的高海拔區塊比谷地的氣候更為涼爽,享有一日溫差的特性,再加上排水良好的花崗岩石土壤,使得葡萄有著更平衡的酸度與熟度,是葡萄生長得天獨厚的環境。

 

 

maipo  

 

恩圖拉堡之後由美國人入股擴張產能,引進專業經理人制度將酒莊企業化,聘請國際明星釀酒師打造明星酒款。目前恩圖拉堡已發展成葡萄酒生產量已經達到每年150萬箱,所標榜的價值觀是:

"釀造開瓶即可愉快享用及適合每個人的美酒"

 

但這和Undurrage家族一開始釀酒的初衷並不符合。為了能釀出自己心目中的酒,只好離開另外重新開始。

透過地質學家的勘查,在安地列斯山腳下找到了適合的土壤,遍地開滿了智利才有的小紫花,當地花語語意是~如下所敘。

KOYLE,就將酒莊命名為KOYLE吧!不要再以人名來定義酒莊了。

flower

 

koyle    

 

放棄百年酒莊的光環,重新開始,需要很大的勇氣。加上要重新種植有機葡萄,等到葡萄樹長大,可摘取來釀酒,等待發酵,裝瓶窖藏,至少需要八至十年,需要耐心和毅力來支撐。 

vinyard  

vinyard 2  

到底是想釀一瓶甚麼樣的酒? 可以放棄一切,重頭開始? 

為名? 言談中並沒有主動提到自己是恩圖堡的後代來抬舉自我價值。應該不是。  

為利? 試酒之後,CP值可比市場上售價兩千以上的高檔智利酒,但KOYLE並沒有。

大部分的時間都在談我們共同所讀過的書,作者 Nicolas Joly,是法國提倡自然動力法的先驅,也是歐洲葡萄酒文藝復協會的創辦人。

支撐下去的動力應該是夢想吧,我想。

 

 

撰文者

Stephanie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tory of Wine

storyofw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