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十月去了一趟澳洲,除了參訪一些新酒莊之外順道去拜訪認識的老朋友。照理說一年才有機會見一次面的朋友應該會很熱絡才是,但是全天下來只見酒莊的女主人確不見男主人的身影。或許是女主人察覺出我臉上的疑惑,即將離去前欲言又止的說出實情。 原來明天男主人即將參加哥哥的出殯,因家族信奉天主教,自殺的信徒被視為罪人, 無法在教堂舉行喪禮,所以心情低落,沒辦法見客。

 “葡萄農自殺的問題在澳洲很嚴重,每一年都有增長的趨勢。” 女主人說。

 這是我第一次接觸到農企業(Agribusiness)商業行為除了環保,化學農藥等議題之外的社會議題。

 大家都知道,土地養分枯竭,農民的整個生態系統必須仰賴化學的維生系統。這也是自1998年以來, 農民自殺事件大幅竄升的原因 (至少是部份原因),英美兩國農明的自殺比率是其它國家農民的兩倍。在化學農耕到來之前,每國農民的非自然死亡以”農地意外”為主因,如今自殺比率至少多了五倍。90年代末,印度出現大規模的作物損傷,上千農民自殺,其中許多人就是吞下他們省吃儉用買來的殺蟲劑,然而這些殺蟲劑確沒能拯救他們的莊稼。

------------------------------------------------

 2011年二月,前往法國參加Organic/ Biodynamic Wine Exhibition,這個展從開始到現在只有六年的時間並限制只有正式申請到國家級有機認證的酒莊才可參展。從第一年只有四家酒莊參展到今年九百家酒莊的規模,可見歐洲市場對有機葡萄酒的需求愈來愈強,策展組織為了避免一些歐洲酒莊打著有機的行銷手法哄抬價格,大會嚴格規定非經有機認證的酒莊一律不准參加比賽。

 每日展完後,便會跟著這些酒莊小農去當地的小酒吧鬼混,話題除了葡萄還是葡萄。 某晚在一堆西班牙酒莊的酒吧八卦聚會中不小心聽到隔壁的女孩提到今年她家葡萄賣給大型酒莊一公斤葡萄收購的價格只有0.018歐元。(雖然這些有機小酒莊自己也再釀酒,但主要收入來源還是賣葡萄給企業型酒莊。)

 當場,我以高八度的聲音以英文重覆講了三次”0.018 Euro”,想一再的確定是我聽錯還是這位西班牙女孩的英文不靈光。 0.018歐元折合台幣一塊錢都不到。而且她們家的葡萄還是有機的。

這是我第二次開始注意到歐洲葡萄果農在”公平交易”中所遭受的待遇問題。

--------------------------------------------------------------------------

2011年四月,去了一趟花蓮羅山有機村。 民宿老闆娘拿著一本農委會一年前出的漂鳥計畫的書,一邊翻著書一邊說,這個人已經離開了,那個人月底也要走了,大家都撐不去了。

前天,在超市買一包一公斤的有機米要價台幣兩百八十元整,而米廠跟有機米農民收購的價格是台幣50元。甚至有的米廠還砍價到一公斤的售價是台幣四十元。那,那,那,中間那台幣兩百叁拾元是被分到,或是說用到哪裡去了?

突然,很害怕,怕自己在採購葡萄酒時也變成整個商業經濟體系的幫兇,害怕是否間接傷害到遠在地球另一端的葡萄果農,而讓這些葡萄果小農變成全球葡萄酒經濟體制成長的過程中的碎屑?

 

 

創作者介紹

Story of Wine

storyofw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